广西玉林网络黑幕披露:夫妻网站设赌场
来源:未知 点击: 发布时间:2019-05-14 23:28

  当世界杯、欧冠杯,乃至意甲、西甲、英超等赛事成为相当一部分人的狂欢盛事,当互联网的触角延伸到世界每一个角落的时候,网络悄然寄托了一些人的发财梦想。然而,网络的虚拟以及庄家的煽动,决定了这样的彩只是个请君入瓮的蚀钱。

  网络,只有陷阱,没有馅饼。广西玉林的陈伟军等5人就是一个实例。他们利用互联网“永”赌网站开设的3个股东级赌账号,疯狂众多网民参与网络,赌注总额达2.14亿多元。近期,玉林市容县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,判处陈伟军等5人有期徒刑1年至3年不等。

  陈伟军算得上是玉林商界颇有名气的成功人士。他与人在玉林市开了一家装修豪华、档次颇高的,生意异常红火,几年下来,陈伟军与他的合作伙伴得盆满钵满。锦衣玉食、夜夜笙歌的日子过腻了,陈伟军便寻思找些又刺激又来钱的事情做做。

  2009年夏末,陈伟军在广东省深圳市偶然认识了一个叫“凡”的澳门人。“凡”说:“搞足球赌和彩很容易钱,你那里如果有人,可以给你一个永赌网站的股东级账号接受”

  “凡”的话让陈伟军怦然心动。他想,自己在玉林交际广、熟人多,凭此不仅能够招揽朋友来,还可以开辟一条新的发财途径。陈伟军很快从“凡”的手上要了一个号码为wjx的股东级账号,并从2009年开始,通过“永”赌网站与“凡”联手进行网上。2010年世界杯期间,参赌的人一下多了起来,陈伟军又向“凡”要了另两个股东级账号,用于接受足球赌。

  鼠标一点,就有收入。看到自己的丈夫如此轻松钱,陈伟军的妻子罗坚不仅没有丝毫反对,反而甘当陈伟军的得力助手,经常帮忙接受以及从股东级账号分出下级账号,以便更多的人参与。后来,由于参与赌的人实在太多,单靠他们夫妻俩确实忙不过来,陈伟军便每月花1500元雇请张瑞伟帮忙分出子账号,并且专门负责帮他核对赌客情况、银行转账和结算等。

  利用“永”赌网站从事网络,由上而下共分为大股东、股东、总代理、代理和会员5个层级,呈“”式,并从下到上层层接受,层层收取佣金。但是,根据赌网站设定,“代理”级以上账号均不能直接,只能查看相关资料,只有“会员”级账号才能。因此,发展会员成了整个赌网络赖以生存和上层管理人员提取佣金的途径。

  在陈伟军组织开展的网络活动中,“凡”是大股东,陈自己属于股东,他从“凡”那里得到wk303a、wj77、wj399a3个股东级赌账号后,在妻子罗坚和张瑞伟的帮助下,从3个股东账号分出若干个总代理账号,除了他自己作为总代理外,还发展了黄干、谭启旺以及蒋某、陈某(两人均另案处理)担任总代理。

  从股东账号分出总代理账号,然后从总代理账号分出代理账号,最后从代理账号分出会员账号,如此级级分号,层层发展下线,这是陈伟军在短时间内能够吸引大批赌客加盟、扩大“会员”队伍、“业务”得以迅速扩张的主要原因。

  分出各层级账号后,陈伟军等人纷纷接受下线及会员的,并在短短的半年多时间里,共接受赌资2.14亿多元,参与人员之多,额度之大,着实令人咋舌!特别是随着世界杯接近尾声,各路赌客更是疯狂。其中在2010年6月14日至20日的短短时间里,陈伟军所利用的wj399a股东级账号便接受金额6526万多元,日均吸收赌注932万多元。

  为了逃避打击,陈伟军等人作案具有极强的隐蔽,他们惯用的方法主要有3个方面:一是经常变换赌网址、账号和密码;二是发展下线和接受赌客时,都是网上进行或者通过电话联系,很多“上下线”之间素未谋面;三是赌资金通过银行转账方式进行,很少直接接触和交易。

  陈伟军等人通过网络来赢利的方式主要有3种:第一种是取佣金。其中“凡”与陈伟军约定,从其下线%的“抽水”,按此比例至案发时止,陈伟军净了160多万元。

  同样,总代理给代理、代理给会员的佣金比例也限定为各自下线%,因此很多会员在自己参赌的同时,也帮其他人报数,从中获取一些“水钱”。

  第二种是多开账号。因为陈伟军从“凡”给的股东级账号中,无论开出多少个账号,“凡”都要占的两成,其余八成由其分配,为了多赢利,他就通过新开账号来与别人共同吃注。

  第三种是占一定份额充当庄家与下线对赌。如张某在参与的同时,还与别人直接对赌,结果在世界杯期间,他和对赌共输掉了70多万元。

  陈伟军等人的非法行径最终东窗事发。2010年5月,公安机关根据群众举报,一举端掉这一团伙。2011年9月8日,玉林市容县人民法院一审宣判,以开设赌场罪判处陈伟军有期徒刑3年,并处罚金20万元;判处黄干有期徒刑1年零6个月,并处罚金10万元;分别判处罗坚和张瑞伟有期徒刑1年零3个月,并各处罚金5万元;判处谭启旺有期徒刑1年零3个月,缓刑两年,并处罚金5万元。

  网络赌事实上是一个天大的陷阱,因为十赌九输是亘古不变的规律,更何况网络赌具有更大的欺骗。那么,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沉迷其中,不能自拔呢?

  首先是网络程序简单,只要用“代理”给的“会员”账号和密码登录网站,点击数额,便完成参赌过程,每一场球比赛结束,系统就会自动生成结果,分出输赢,作极其方便。另一方面,网络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,不仅任何时候都接受,“会员”以外的参赌人员通过打电话、发短信也可以,参赌非常方便,因此“会员”不仅自己,还通过电话联系接受别人。

  其次是网络具有极强的力,庄家的高额、中几率大、赔付兑现快的谎言,令有暴富幻想的人深信不疑,并在此心态的驱使下纷纷参与其中,步步升温,级级加码,其中单场球赛个人10万元以上的大有人在。但是,许多人狂赌之后,不仅没有实现“发财”梦想,反而输得一塌糊涂,债台高筑,甚至倾家荡产。

  再次是制造假象,每个“代理”级账号都被赋予一定的虚拟信用额度,参赌人员不用交易,就可以在信用额度之内随意,给人一种“不用花钱可以钱”的假象,以此把参赌人员套牢。